• 公司新闻
  • 媒体报道
三帝科技宗贵升:需求驱动创新 推动3D打印发展
2018/5/3
  2015年,北京三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宗贵升,这个名字开始频繁地走入3D打印业界的公众视野。在此之前,业界更加熟知的是北京隆源自动成型系统有限公司,不管是哪位权威来细数中国工业级3D打印都绝不会漏掉北京隆源成型——这个成功运营了二十多年的品牌与宗贵升密切关联。

  随后,从北京环球精博、永康隆源科技、国千科技研究院,到深圳七号科技、上海万物打印、北京旗智科技、汕头美森科技……短短一年的时间,业界便猛然发现,在宗贵升的身后已织就了一张纵横有序的3D打印之网。

  本期《3D打印世界》将带您纵观宗贵升的3D打印之路如何走来——他是如何布好这盘3D打印大棋,在当前局势下他又将如何审时度势、稳步前行呢?

现实求佳 蓄势待发

  2015年1月,宗贵升正式辞去了品谱集团亚洲总裁兼五金家居东半球总裁职务,褪去令人艳羡的跨国集团高管身份的他开始遵从内心深处的意愿,全情投入到3D打印事业中。对宗贵升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更是一种回归。因为他“从来就未曾远离”。
  1987年,年轻的宗贵升完成了中国钢研总院金属物理硕士学业后便以其直率和真诚获得了赴美国德克萨斯大学(UT-Austin)读博的机会,德克萨斯大学是3D打印技术中激光选区粉末烧结法(SLS)的发源地,在这里,宗贵升开始了他的3D打印之路。

  1991年,宗贵升获得UT-Austin材料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成为世界首批3D打印博士。手握多项技术专利的他选择了回国创业,1993年即主持研发了中国第一台工业级3D打印样机,并命名为快速成型机,申报了国家名词认定;1994年,合资创立了北京隆源自动成型系统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业从事3D打印的高新企业;同年,国内首台工业级3D打印设备通过北京市科委组织的专家鉴定,获得发明专利,并于1996年在航空部航天材料研究院成功投入使用;1997年,用于精密铸造的烧结材料和快速铸造工艺研究成功,隆源成型迈入复杂金属结构件的快速开发领域,其AFS快速制造也被国家科委列入“九五”火炬计划;2000年,隆源成型研制成功基于SLS的具有复杂内腔结构的金属零件的快速铸造工艺,为发动机类复杂结构零件的快速制作打下基础,金属材料直接成型技术也进入实质开发阶段。

  然而,进入21世纪以后,经过短暂热潮的3D打印并没有得到意想中那样的迅速发展,工业级领域普及缓慢,国际3D打印产业开始低迷,国内也大幅缩减了3D打印领域的研究经费投入,宗贵升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时候的3D打印还太年轻,能做的只能是等待它的成长。

  在这段时间里,宗贵升也开始储备了证券、并购、管理等相关领域的知识,并取得了美国证券执照。同时,他渴望了解跨国企业的管理体系和经验并学以致用。当美国财富500强、纽交所上市公司史丹利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时,宗贵升抓住了这个时机,开始了他的十年跨国集团高管之路。2004年,宗贵升与史丹利合资创立了深圳史丹利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股东董事总经理负责史丹利五金及家居的中国业务,期间被升任为史丹利安防亚洲区总裁。在同为美国财富500强、纽交所上市公司的品谱集团收购史丹利五金家居业务后,他又被升任品谱亚洲总裁兼五金家居东半球总裁。

  但在2004-2014年的十年间,宗贵升始终关注着3D打印的发展,并不断学习,先后获得了多项3D打印专利。2005年,宗贵升通过收购第一大股东上市公司所持的北京隆源成型股份,掌握了当时仍处于低迷发展中的隆源成型的控股权,任职公司董事长。迅速调整战略,专注于快速成型铸造,将公司转亏为盈,并相继推出AFS-500、激光直接成型铸造砂芯技术、lasercore-5300成型设备、激光烧结砂技术、大尺寸激光制芯机LaserCore-7000,其中LaserCore-7000成型尺寸达到了1400×700×400mm。

运筹帷幄 战略布局

  2012年3D打印热潮开始席卷全球,这对准备已久的宗贵升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时机。
  2013年,宗贵升创立北京三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帝科技”),并通过并购增长,先后控股北京隆源自动成型系统有限公司、北京环球精博康复辅具技术有限公司、永康隆源成型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国千智能制造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形成了涵盖金属激光3D打印(SLM及 LDM)装备、选区激光粉末烧结(SLS)快速成型系统、3D打印服务、3D打印材料研发、智能化高端激光加工成套设备及应用、激光加工服务为一体的工业应用体系。并依托国家康复辅具研究中心为技术支撑,将3D打印技术结合于康复辅具的研发制造中。在相关院士指导、企业家管理及政府的扶持下,搭建协同创新平台,进行技术研发与培育,实现成果应用上市。

  2014年,宗贵升创立深圳市七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号科技”),致力于民用3D打印解决方案。研发推出了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万物打印(Arts Maker)物联网桌面3D打印机、万物打印3D巧克力打印机、万物打印(Magic Maker)桌面3D打印机。联合材料研发机构燕山石化高科研发3D打印适用性、功能性材料,并通过对汕头市美森塑胶科技有限公司的并购,拥有了实力雄厚的材料生产基地。旗下旗智科技推出了可提供3D打印移动交易及打印服务的万物打印APP。旗下万物打印结合3D打印个性化定制、分布式制造的优势和特点,搭建了可提供3D打印服务、交易的线上平台万物打印网(www.wanwudayin.com)。

  这种看似“大而全”的布局方法、以并购打通产业链的做事风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国两个3D打印巨头Stratasys和3D systems。对此,宗贵升坦言 “其实我们即不求大,也不求全,而是基于3D打印核心技术的研发,以铸造、汽车、康复、家居、食品、创意等应用需求为驱动,从软件、设备、工艺、材料及其应用来整体布局。”

  如今,棋局已经布好,接下来就是如何下棋的问题了。宗贵升表示,三帝科技不仅仅是一个控股公司,其更是一个先进制造技术的集成商,为一些想应用3D打印技术却不知如何去结合应用的企业提供3D打印、激光智能制造等完整解决方案。下一步,在设备方面,三帝科技将继续巩固精密铸造、砂型制造的专业设备,同时研发应用超高分子材料(已有多项发明专利)、金属3D打印等工业级高端3D打印设备。

  方向是指南针,而策略则是致胜的法宝。作为舵手的宗贵升非常清楚策略的重要性,他为三帝科技公司制定了“开发自主技术,专注中国市场,快速资本化”的发展策略。并认为,国内从事3D打印行业的科技企业需要学习科学精神,求真、务实地研究3D打印技术,开发设备、材料和应用:

  首先,培养正规的团队。制定了“三帝十人”的人才计划,目前已有众多中高级人才加入了三帝科技,立志与公司共同发展;
  其二,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目前宗贵升的团队已拥有十多项发明专利;
  第三,独特的商业模式。3D打印发展起来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对于新技术没有用新的经营理念来定义自己的盈利模式会走很多弯路。例如七号科技将“万物打印网”、“物联网3D打印机”、“万物打印APP”三者结合在一起的“三网融合”模式即为业内首创。“物联网3D打印机主要解决了几个问题:首先,我们可远程控制和诊断3D打印机状况,并运用反馈数据解决服务问题。另外,直接的线上打印方式更好地保护了知识产权;最后,如APP“摇一摇”的操作模式可增加互动性和趣味性。”
  第四,立足于中国市场,“中国市场这么大,为什么我们现在就要跑到外面去呢?”
  第五,快速资本化。企业牵头,政府扶持,高度市场化。

丘壑了然 把脉市场

  这几年,当整个3D打印产业界还在思索用什么样的思维和发展策略来拥抱这种新技术的时候,三帝科技已经按照它自己的节奏稳稳地将触角伸到了各个领域。这或许与宗贵升的个人经历有关——从科学家到企业家,从创业者到管理者,同时又善于把握时机跳脱于圈外去看行业,因而当他再次投入3D打印事业中时,胸中早已丘壑了然。

  从市场来看,宗贵升认为:“3D打印确切来说应分为工业市场、专业市场、教育市场和家庭。就像计算机刚开始主要用于工业控制一样,3D打印初始也是用于工业的工控机;然后成为工程师、设计师等专业人士的模型设计工具;接下来就开始进入教育市场——一方面是教育模型制造,另一方面是教育孩子怎么去创造,这是一个创意产业的萌芽;最后才进入家庭,但在进入家庭之前有很多工作要做,要找到相应的应用,在人性化方面也要做到最优化。”

  在采访中,宗贵升强调最多的就是“产品价值”和“应用需求”。
对于3D打印多年来技术进步缓慢的问题,宗贵升认为,其根源在于没有真正意义上地以应用需求来拉动技术的改进,“以前我们走入了一个误区,为了做3D打印而做,为了制造设备而制造,客户不是学校就是研究院”。比如我国在航天航空3D打印技术领域发展较快,其原因就在于国家项目对技术发展的推动,即需求推动。但民用3D打印缺乏这样的驱动,技术发展便停滞不前。因此应在更多领域激活需求,拉动市场,推动技术进步。

  2015年,作为行业巨头,美国的Stratsys和3D Systems虽然风头正劲,但也出现了诸多问题,特别是3D Systems年底宣布退出消费级市场。《3D打印世界》对此问及宗贵升的看法,他认为其归根结底还是没有找对应用市场,主要有两方面问题:

  一是期望问题。当前无论是媒体还是华尔街对3D打印的期望都太高,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目前3D打印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企业发展的规模取决于应用。这两家公司前几年都是靠不停地并购来支撑业绩,一旦需要踏踏实实做实用需求推动的时候就会出现问题。此外,对于中国如此巨大的3D打印市场,其布局步伐略缓。

  二是管理问题。其并购增长超过了自然增长,且并购后的整合没有很好跟上,就需要靠裁员来控制成本,因此造成了恶性循环。

  宗贵升认为,3D Systems退出消费级市场也并非因为市场利润狭窄,而是其应用需求问题。当一台设备就像一把通用的刀时,你辨别不清它是一把镰刀还是一把斧头,这便是没有真正按照民用需求来做。而这也就是之所以目前珠宝3D打印机、巧克力3D打印机等走“专对专”路线的设备会更加受市场欢迎的原因。

后记

  宗贵升认为,3D打印是制造技术的一个革命性突破技术,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将军。3D打印正在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其突破性发展,不仅要靠技术的进步,更需要一批有3D打印思维的人群。如果不改变规则、要求和期望,3D打印相较传统制造有许多缺陷,还不能用来替代传统的成熟制造方法;而如果改变规则、要求和目标,运用3D打印思维,将其作为另一种制造方法,增量发展,3D打印将带来设计、制造的新纪元。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可深刻感受到宗贵升内心的那种笃定与自信。“七号科技成立不到两年,销售额已突破2.6亿;隆源成型通过过去一年的组织提升和战略调整,2016年预计会有100%以上的增长。”对于发展前景,宗贵升非常乐观而自豪。

  相信,伴随着3D打印在中国的发展脚步,宗贵升的3D打印之路也必将在不断探索、求真务实中越走越宽广,笃行而致远。

【注:本文刊发于2016年2月第12期,《3D打印世界》】
  • 北京隆源提供工业级3D打印机,3D打印服务
  • 全彩3D打印机 七号科技
  • 3D打印康复医疗
  • 提供3D打印雕塑服务
  • 提供铸造服务
  • 提供3D打印服务
  • 3D打印创新教育,3D打印模型免费下载
  • 国千研究院
北京市顺义区天竺空港工业区B区裕东路7号
2015 三帝科技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51811号-1